(男女坐在舞台中央的橫椅,一顆SPOT打在他們身上。場景是捷運站,人聲、空氣流動聲,偶爾有捷運行駛聲。)


男女:「我說...」「我是說...」

(停頓)

男女:「妳說什麼?」「你再講一次。」

(停頓)

男女:「我說...」「什麼拉!」

男:「我說我剛剛沒聽到妳在講什麼!」
(捷運站裡的人聲、空氣流動聲CUT OUT。)




(很長的靜默)




(打在他倆身上的SPOT緩慢FADE OUT到快要全暗)

女:「可是我還是覺得太陌生了!(SPOT急亮回到正常百分比)就算是這樣還是太陌生了!」

(停頓)

男:「我的意思是說...大家都是朋友啊....大家都是朋友啊...大家...都是朋友啊。所以...我應該要表現得不一樣啊。」

(停頓)

女:「哦!你是這樣想的!?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真的太不瞭解我了耶!」

(靜默)

男:「那不然我要怎麼做?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啊!」

女:「你自然一點好不好?」

男:「我盡力了。在妳面前我可以自然,在同學面前我也可以自然,可是當全部人聚一塊的時候我就很尷尬。我不知道麼會這樣...」

女:「就像以前一樣就可以了啊!」

男:「可以的話我早就做了!到底是怎樣!在一起之前明明就好好的!」

(靜默)

女:「那麼痛苦的話,我們還是做回同學吧。」

(停頓)

(捷運站裡的人聲、空氣流動聲FADE IN。)

(捷運進站聲)

(女往前走出燈圈,SPOT FADE OUT。)





我聽到以及穿鑿附會的一篇故事。
雖然只聽到一些片段,卻可以搞得清楚他們在說什麼。
因為這種感覺對我來說不會很陌生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老魚一尾 的頭像
老魚一尾

夢想更堅定

老魚一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